Narian

☆高機率出沒地 : Plurk ☆
★隨意寫寫畫畫說說★
☆主為歐美影視,DC漫畫努力研習中☆
★怪產&陰屍路冷門打滾中★
★聊天交流大歡迎★

【Fantastic Beasts】Restart(暗巷組 , 無差)

※  CWT44試閱無料公開全文

※ 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電影衍生

※  暗巷組Credence/Graves,無差




「這真是……太不可思議了……」

如果不是海風帶來的鹹味和濕氣,還有映在眼底無盡的海平線,不管經過了幾天,Credence仍難以置信正身處前往英國的航程上。

靠在鏽蝕落漆的欄杆上,望向後方老早不見半點蹤影的陸地,心情是既複雜又期待,因為這是頭一次離開出生地那麼遠。

揮之不去的苦澀感再起,Credence只好試圖轉移注意力,回頭看著當他們在甲板活動時,有一半時間都窩在同一張長椅上的捲棕髮青年。

他常常一下歪著肩膀振筆疾書,一下又趴在片刻不離身,不斷越綁越多繩結的手提皮箱上,做出旁人看起來很詭異的舉動,像是一邊對著箱子念念有詞,一邊擺出無奈卻溫暖的表情。

這時,對方注意到自己的視線,隨手拍了拍箱子兩下,遞出一抹和藹,似乎在示意沒什麼好緊張的,隨即又低頭繼續手上的事。

多麼善良的一個人啊!

這位Mr. Scamander──喔,差點忘了!他讓自己稱呼「Newt」就好。

Newt對自己一開始出現在船上不但不意外,還大方地予以幫助,讓他只需先放鬆心情,平復所經歷的一切。唯有如此,才能與暫已安定的闇黑怨靈相安共處,待他們到達英國後,再視情況而定。

甚至還提供了一份當助手的工作,使他在生活上能無後顧之憂。

「放心,你會很好的。」語重心長的口吻,隱約顯露不同以往的難得嚴肅。「千萬別讓過往成為你永久的絆腳石,Credence。」

勉強往好處想,他被這個邪惡孤寂的寄生物侵蝕,卻也因為它才得以在地鐵站全身而退。

他們認識沒多久,也稱不上完全熟稔,相處起來卻沒什麼太大隔閡。

Credence知道他們屬於那種平常不多話的人,但Newt似乎很樂於回答自己的疑惑,尤其提及那只魔法手提箱內的各種奇獸時,更顯青年的雀躍和驕傲。

他明白Newt非常地珍愛牠們。

大開眼界之餘,還能學習如何協助,一切盡是如此嶄新和充滿驚奇,喚起他對巫師界充滿希望的憧憬,以及感到久違的……自由。


Credence信任著Newt,而這是他人生第三次,遇到真正關心自己的人。

上一次是位名叫Tina的女性巫師。

她用魔法制止了被他喚為母親的女人責罰鞭打,並且安撫了當時惶恐懦弱的自己。

Credence曾自我說服這件事是夢境一場,畢竟事發隔天,不管身邊的Modesty、Chastity,還是其他在場的信眾們,甚至連母親都像沒發生過一樣,繼續著手他們視為畢生使命的號召宣傳,毫無異狀。

那時的他,害怕問出口會換來更糟的苦頭,只得連同傷痛默默吞回肚裡,顧好份內的進度。

直到前些日子和Newt提起,才明白這是巫師們對曝光事件所行的一貫手法,Newt猜測因為闇黑怨靈的關係,宿主的記憶才沒有被抹去。對於一度害Tina失去工作,Credence感到相當慚愧。

「我……我應該離開前,去向她好好道謝的。」尤其憶起在地鐵站,Tina連面對喪失理智、化身醜陋模樣的自己,都依舊誠摯以對,不禁哀傷地吐出懊惱的心聲。

「沒關係,之後會有機會的……」Newt剛說完不到兩秒,又猛一個勁地突然轉過頭,情緒略微高漲地繼續說:「梅林的鬍子!差點忘了,等到我的著作出版後,可以一起去見Tina啊!」

「可、可以?」Credence訝異對方的小小激動和臨時提議,只得緊張跟著頻頻點頭。

「她說過沒問題,而且……相信也很樂於讓我倆睡前有杯熱可可的。」下一次,應也沒有理由再偷跑了,Newt默默想著。

「聽起來很棒。」Credence正打算回一個禮貌微笑時,突然發現對方眼裡多了一股不同於平常,純粹又羞澀的愛慕之情。

原來如此,Newt喜歡Tina……那Tina想必也是喜歡Newt的吧!

真好,他們讓自己很是羨慕。


想到這兒,Credence發現眼眶一陣濕熱,他迅速轉回頭,怯怯地面向大海,深怕引起其他船客的注意。

低頭看著整齊劃一的波紋,因為淚水在眼裡打轉的關係,逐漸開始朦朧扭曲。悄聲不斷重複著「我很好」三個字,直到情緒穩定不少,才緩緩揚起有些發暈的頭。

開始放任腦海浮現眷戀的面孔、耳邊響起熟悉的低語問候,曾令自己充滿盼望、目標,卻也糾結萬分的人。

Credence在離開美國前,唯一別過的對象──那位正好是第一個關心自己、在乎自己,真正的Mr.Graves……



大概有這麼一次,在幫忙處理紫角獸的食物時,Credence主動在Newt面前問起Graves的事。

Newt若有似無地瞥了一眼,才把後續聽來的事,大致告訴了Credence。

在Tina替自己送行到港口的路上時,才得知原來在逮捕Grindelwald沒多久,正氣師們很快就在Graves於市區的住處內發現本人。


聽說是被囚禁在一個下了多道咒語,不怎麼容易破解的地下密室。

「那……Mr.Graves,他還好嗎?」

「這個呢……應該是沒什麼問題,部長本人意外地很冷靜,甚至不顧魔國會首長建議,堅持要盡快回到崗位上。」Newt一面耐心安撫集體鬧情緒的木精們,一面回答。

「只有這樣?」

「放心,我相信他們沒發現你,不然依那堆守舊的規定,我們老早就被追上了……」誤以為Credence是擔心行蹤被正氣師發現,立刻說明了起來,最後還不忘致歉。「儘管我為他們的粗魯行為感到抱歉。」

Credence搖著頭,對Newt突來的道歉感到很不好意思。

「嗯?你跟Mr.Gra……喔、沒事……」Newt止住原本要說的話,改口提醒道。「對了,肉塊切成這樣就好,牠們剛好在等著呢!」

不管Newt是否察覺了什麼,Credence滿感激對方並沒有再問下去。


誰讓自己隱瞞了一件事。

就是Credence比其他巫師們更快找到被囚禁的Graves,還與對方有所接觸……

其實,這事稱不上什麼毀天滅地的重大秘密,卻從航行的每一天開始,時不時浮上心頭,雖有些愧對溫柔的旅伴,也只能暫擱心裡祈求諒解。

畢竟這份私心,是他和Graves僅有的唯一連結。


在地鐵站,遭到無數道錐心刺骨的魔法攻擊後,他忘記自己怎麼撐了下來,可能是飄散的黑色碎片,成為最好的掩飾,也恰好讓他看清眼前這位Graves的真實面目。


所以,他憑著殘留的意志,像受到牽引般往街頭遠處飄盪。


待他再度恢復知覺時,已從一縷薄煙化為人形,跪倒在顯得比自己更為錯愕的Graves面前。

在那乾裂的嘴唇,欲喊出自己名字的同時,Credence用盡力氣主動撐住差點倒下的Graves。如同初見時,對方做過的同樣舉動。

「Mr.Graves……」

Credence簡直恨死被甜膩假象所矇蔽的自己,如果不是這番對愛慕的渴望,是不是事情不至於落得這地步,對方也不會遭受如此待遇。


他們好像交談了一陣子,可惜狀況沒好到哪裡的Credence,僅依稀記得倒靠於懷裡的年長男人,那虛弱的喘息和不符形象的狼狽,以及在消失離開前,所作的一個約定。

「……我得走了,如果可以的話,請別透露我的存在,作為彼此的秘密吧……別擔心,我一定會回來的……」

無奈已記不起Graves臉上最後的神情,或是口中急欲傳達的話。


不過,Credence知道的是,Graves確實保有這個秘密。




待續……




Free Talk

嗨嗨~這裡是Narian =)

完全沒想到(回)跌速度那麼快,還出現一位不單單是魔法系,還很魔性的大叔呢(心)

讓我想收部長全身行頭想到瘋 (對啦對啦請別阻止我 (雖然根本沒錢


啊……前面打著試閱無料,但也不知道會不會出成,跟這份內容無關機率也不小

如果直接延續著這部份,我看等Credence回到美國會鋪得超多,而且分開太久讓人過於難耐,受不了啊啊啊!結果路線變成保育組XD

雖我挺想看Grave主動登門拜訪,然後Newt和Credence還得先伺候一下貌似難搞又不怎麼直接的部長(擅自想像

Credence先找到部長那邊,其實和構想有點出入,原是不同的關係短篇,但沒決定好怎麼拿捏分配,所以就……暫時部分合併成如此這般清清水水純純情情的未完感覺(跪)

理想計劃是獨立短篇(維持關聯性)然後說著想看肉……大概就是很難燉XD


但是!先不管上面了,我要來喊下別的!!!

就是!!最大的私心是好想好想腦一下Credence/Garve年下啊!有肉更好!

有黑的、有愛的、很有事的什麼通通好,但我更想有人直接把畫面畫給我,我可以告訴你哪邊要畫什麼喔(非常誠懇

我對這款氣場的大叔受,實在有好多有的沒的多餘的執念和怨念(救命)


對對對,別誤會了!照本人慣例,不分哪一組還什麼CP,有好糧好圖就是吃吃吃吃!

嗯……如上所說,都是「理想」兼妄想而已 ,順其自然囉……

但要實現我願望的永遠敞開雙臂大歡迎


最後〜謝謝這次的拿取,也歡迎聊聊或建議啦!


2016.12.10    Narian

有一票生活瑣事在等著我啦(倒地 





评论
热度(27)
  1. AlecNightsNarian 转载了此文字
©Narian | Powered by LOFTER